深圳80后夫妻卖房回乡创业,失败后陷入困境

2018-01-27 青木三色 凤凰财经

来源:90度地产(dc90du)

 

还记得2016年春天,手机刷屏的那则新闻么?

标题是《白领夫妇卖房回乡,深圳一套小两居变武汉四套学位房》,这则新闻讲述的是一对白领夫妻,一个是复旦硕士,一个是武大硕士。丈夫是证券公司金融分析师,一年税后收入50万+。

原本是富足的三口之家,在莲花山下有套两居室,家中还有辆20余万的小汽车。二胎政策放开后,家中喜添麟子。两居已不够住,换房成了刚需。可彼时正是“330房政”之后,深圳的房价每天都在涨,换房,尤其是换学位房,成了遥不可及的梦。

夫妻俩干脆卖掉深圳房子,回老家武汉生活。他们用深圳卖房款四百多万,加上多年积蓄,一口气在武汉买了四套房。其中三套位于汉口金融中心,一套是华科光谷一小的学位房。

尽管最初离开深圳回到武汉,有诸多不舍和不适,甚至是抵触。可一年多的时间里,夫妻俩明显感受到了不一样的人生——终于敢花钱了。

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,网络上掀起“逃离北上广”的热潮。如果故事属实,现在两年的时间过去了,我很想问问那对小夫妻,你们过得好么?我很期待得到幸福而满意的答案,毕竟作为父母,他们有一点做得非常好——像孟母一样,为孩子的教育择地而栖。

今天我要分享另一个真实的故事,就发生在我身边,与上面新闻故事有着相似的开头,却有着完全不一样的结尾。

 

01

我有一对朋友,夫妻俩也是80后高知白领,都就职于IT行业,家庭年收入也不少于50万。她们俩2004年大学毕业就来到深圳,最初都就职于某世界知名企业工厂。

2008年,两人结婚,婚后在宝安区清湖附近(现在属于龙华新区)买了一套一居室。本想着两人上班方便,可无奈入住后发现周边居住环境很差,楼下就是KTV、夜市烧烤,人流嘈杂。

忙碌了一天回到家,完全不能安静休息,甚至全天24小时都有无法抗拒的噪音。夫妻俩把房子出租,到坂田街道五河大道附近万科某社区租了一套两居室。

妻子后来跳槽去了世界五百强,丈夫还在原来的公司稳中有升。2012年夏,女儿呱呱坠地。也是想着给女儿一个安定的住所,夫妻俩决定卖掉之前的小房子换一套社区房。

夫妻俩平日工作非常忙,虽然有换房的欲念,但是一直未付诸实施。直到2014年8月,一个偶然,丈夫被同事叫着陪去看房,当即在深圳北站某著名楼盘签了一套小三居。

从装修到入住后,我们去看了很多次,那个社区非常漂亮,且居住环境很好,有沃尔玛、天虹等购物商城,距离深圳北站步行最多也只需要十几分钟。周边社区开发接踵而至,且房价涨幅也很大。

按照通常的剧情,他们应该开始过上令人艳羡的幸福生活了。

但令人意外的是,2016年夏的某天,我们接到夫妻俩的电话,说他们准备回武汉发展去了。我们惊讶的问:“为什么?”他们家丈夫说,想为生活寻找另外一种可能,不想让孩子总是在出租房里生活。

租房?我不懂,不是买房了吗?细问之下才知道,原来几个月前,他们把深圳北站附近的唯一一套房子卖掉了。当时正是“330房政”之后,深圳房价日新月异,我们初听到这个想法,以为他们是想趁机赚一笔。可后来一想,不对,家中就一套房,卖了就要买,现在不是换房的最佳时机啊。

几天后大家小聚为他们践行,夫妻俩才说出心中的想法。“330房政”之后,房价涨幅很高,让他们心中颇为恐慌,特别是具有理科思维、做事非常严谨细致的丈夫。当时他就职的企业人员变动厉害,不安全感已经开始笼罩着他,可房价不合理地涨涨涨,更让他紧张到窒息。所以他们夫妻达成一致——卖房回乡。

这对朋友向我倾诉说,我们都是最为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,或者在老家人眼中,我们读大学、在一线城市生活,是风光和骄傲的。可只有我们自己知道,在这个繁华的都市生活,我们不苦却很累。房价物价傲居而上,常常加班到凌晨,我们一板一眼认真生活却也时刻担心被淘汰的可能。

孩子一天天长大,我们不想却也只能顺应潮流——报各种辅导班,占满了几乎所有的课余时间。节假日黄金周,也很想带孩子回老家看看爹和娘,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,老师们布置的作业永远都是——假期里我去了哪个世界或者国内知名景点,当地有什么风俗人情,晒一晒我和爸爸妈妈的合影吧。

或者是虚荣心作祟,也或者是心有不甘,总想着孩子不要再重复自己的路,所以只能一再妥协。

我们真的算不上中产,有房有车的背后,我们背负了家庭更多的责任和压力,因为我们是普通家庭里那个“骄傲”。

那天的聚会,布满伤感。有人走,也会有人留,我们都想遵从内心,幸福而恣意地活着。

02

然而卖房回乡不是结尾,是生活的继续。后来,陆续听说,他们回到武汉,确实如愿在水果湖附近买了一套带学位的大四居。

回武汉之前,夫妻俩就曾商议,妻子暂时不工作,把孩子的生活、教育打理好,把自己的身体调养好,然后再开启二胎生活。丈夫也没有再回到IT行业,而是用家里的积蓄一个人做点小生意。一年中,火锅店、文具店都投资过,但收入甚微。

火锅店是入股,每季度拿分红。因为拆迁,且合伙人之间价值观不一致,火锅店经营一年半关门了。文具店自己当老板,地理位置很好,每天客流不断,但是成交的都是小物品,一张贴纸、一个笔记本或者一只笔。

后来他又想拿下周边学校的校服生意,可是不理想。虽然达到收支平衡,但是考虑人力成本,入不敷出。毕竟在深圳时,每月收入都是两三万,可这每个月零零碎碎的进账,让人无奈却又不得不继续。

曾经职场上的经验在这里完全用不上,武汉的朋友同学交流起来,过去钦佩的神情都变得模糊、犹疑。过去,你是骄傲,是白领,现在你是和他们一样的个体工商户,还是零起步。常常聊天,你的观点都被认为不切实际。每个人都过得小富即安的生活,你想折腾,这里都没有那支加油剂。

一年多的时间,丈夫越来越挫败,虽然交流不多,但是妻子明显感受到他的压力和颓废。妻子想再回职场,尴尬的年龄,已经很难再找到跟过去差不多的职位和薪资。

创业挫败,找工作很难,尴尬的境地,让夫妻俩开始长期失眠。年近不惑的他们,未来的日子怎么过?

“过去总加班,总觉得睡不够,房子太小,家里人都没有自我空间,现在房子够大,床够大,却怎么也睡不着了。“妻子那天给我倾诉。

2018年年初,丈夫把文具店交给妻子打理,一个人又杀回了深圳。夫妻俩又有了新计划,还是准备回深圳,一家人先租房居住,让孩子去私立学校读书,二胎计划暂缓。夫妻俩共同做点小营生,文具店也好,火锅店也好,两人先是齐心协力做起来,再考虑买房。因为经过返乡创业的一番折腾,手中的钱已经不足以支付深圳高昂的房价了。

看着他们一步步去而复返,一路折腾过来,让人心中满是感慨。是的,老家真的回不去了!然而,深圳,他们还能回的来吗?

About: jamesyoung
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